我怎么可能放过你,可夏天结束了

我怎么可能放过你,可不打扰是我最后爱你的方式。

当我理解有些进步只是在用更高明的手段掩饰自己的缺陷。
当我理解野蛮生长的这些年,太在乎方法和技巧,忽略本心。
当我理解意志力的消耗原则。工作的疲惫,某些时刻大家已经没有能力去照顾对方的感受。

当我真正的理解不是人间不值得,是自己不值得。
所有的事情都了然了,只剩下庆幸,有幸拥有那些美好的经历。


zpy
Written by

Updated